資料圖
資料圖
  去年的4月1日,黃洋在學校寢室喝下一口水,隨即身體不適入院,後經調查確認為室友投毒所害。目前,案件已過一審,涉嫌投毒的林森浩被判死刑。
   一轉眼,黃洋已離開整整一年了。這一年的光陰,黃洋父母是否已漸漸走出傷痛?一審前後,林森浩的父親多方奔走,近期又來到黃洋老家,試圖當面致歉,黃家人又是否給予了諒解?帶著複雜的心情,我們走近了兩家人……
  3月初,林森浩的父親和伯父從廣東汕頭來到自貢榮縣。他們去黃洋的墓前探望過,卻被黃洋的父母拒之門外。
  昨日下午,黃洋的母親楊國華告訴記者,林家已兩次上門,但她不希望見到林家任何人:“看到他們就想起洋洋,想起洋洋痛苦的樣子。”在清明節前,黃家人“躲”回了鄉下老家,“我們想過平靜的生活,不想再在傷口上撒鹽……”
  2013年4月1日
  黃洋在寢室喝下一口“毒水”……
  2014年4月1日
  黃洋靜靜地躺在榮縣公墓……
  2014年2月18日
  他的室友林森浩被判死刑……
  案件回顧
  復旦研究生
  投毒案
  2013年
  3月31日
  林森浩趁無人之機,將劇毒化學品二甲基亞硝胺投入寢室的飲水機內
  4月1日
  黃洋喝了一小口飲水機的水
  4月2日
  黃洋身體不適入院,病情加重
  4月16日
  黃洋經搶救無效去世;同日,林森浩被刑拘
  4月25日
  涉嫌故意殺人,林森浩被依法批捕
  11月27日
  復旦大學投毒殺人案開庭審理,林森浩稱只想整人不想奪命
  2014年
  2月18日,該案宣判,林森浩犯故意殺人罪被判處死刑,剝奪政治權利終身
  一年過去 傷痛未減
  黃家
  一年過去,黃國強表現得仍舊冷靜,楊國華至今也沒有走出兒子去世後的悲痛
  林家
  與黃家人不同,林尊耀至今仍瞞著病重的妻子,獨自承受著兒子帶來的一切痛苦和折磨
  避見
  “看到他們就想起洋洋,想起洋洋痛苦的樣子”
  【昨日的川東南陽光明媚,黃國強輓起褲腿下了田去,幫著親戚移稻插秧—為了躲避林家人的“騷擾”,這位受害者的父親帶著家人回到榮縣鄉間,過起了看似平靜的生活。】
  在這裡,他們跟所有親戚商量好,把住址嚴格對外保密,極少接受媒體採訪。當地的媒體人士抱怨,從上個月下旬開始,他們已找不到黃家人的去處,只知道他們留下一句“狠”話:“(林家人)再來騷擾,我們要打 110了!”
  黃洋的母親楊國華告訴記者,林家人近期已經上門兩次,但是她不希望見到林家任何人,只希望得到公道。“看到他們就想起洋洋,想起洋洋痛苦的樣子。”楊國華的聲音有些顫抖,“他們要上訴就上訴嘛,不要來騷擾我們了,我們就等法院的公正判決。”“我們就想過平靜的生活,不想讓他們再在傷口上撒鹽。”楊國華說,一家人在鄉下過得還算安心,想一直住到二審結束後再商量去處。
  道歉

  “如果他們同意,哪怕十次我們都願意去”
  【在苦等多日後,林家人終於回到了廣東汕頭。林森浩的伯父林先生告訴記者,在兩次求見遇阻後,林家人回到了家,至今不過一周。而兩次拜訪之旅,花去3月的大部分時間。】
  “兩次找到他們家去,反應都很激烈,我們也沒辦法。”林先生說,3月初,他同林森浩的父親、他的哥哥林尊耀一起,輾轉趕到黃洋的老家,試圖與黃洋家人見面,對方卻一直閉門不見,“我能理解他們家的態度,換作是任何一個人都可能會是這樣的表現,但是我們還是會請求見面,我們只求見面,不管是下跪道歉謝罪,還是賠償問題,我們都可以坐下來談。”林先生說,“如果他們同意,不要說兩次三次,哪怕是十次我們都願意去。”“就這個事情,我們整個家都完全垮了。”林先生說,林尊耀回到家後,一直吃不下睡不著,每天都是神情憔悴的樣子,“包括我的嫂子,她有類風濕心臟病,就連一審結果都沒敢告訴她,現在這種情況,更難了。”
  墓前看望

  黃洋母親:“還沒得到公道”
  去年年底,黃洋的骨灰已安葬在榮縣公墓,距離他們在榮縣縣城的家不過幾公里距離,但是黃家人仍舊選擇短暫分別。楊國華說,前幾天曾到洋洋的墓前看望,只是“現在還沒有得到公道,我們不知道跟他說什麼……”
  林森浩父親:“希望一路走好”
  林先生介紹,在返回廣東前,林家人再次來到黃洋的墓前,林尊耀在墓碑前駐足良久,說了一段話:“黃洋同學,因為我兒子的錯誤,造成今天這種天大的悲劇,我很痛心,很內疚,希望你能一路走好……”
  觀察

  這一年兩家人一起煎熬
  去年的4月1日,黃洋出現嘔吐、發燒等癥狀,2日晚間發現急性肝損傷。在這時,黃國強從黃洋同學處得到消息。經過汽車、飛機、地鐵的奔波後,黃國強在4月3日晚上抵達上海,來到黃洋身邊,也住進了黃洋生前住的寢室。
  從4月3日至5月15日,黃國強在上海獃了整整43天。黃國強陪伴兒子,度過了人生最後14天,更多時候他只是守候在中山醫院重症監護室外。每天揣著兒子的手機,用兒子的微信號跟他的朋友們交流。後來他拿著兒子的死亡證明,到銀行註銷信用卡,抹掉“黃洋”在銀行的所有信息……
  直到4月16日,警方對外確認,林森浩是投毒案唯一的犯罪嫌疑人,已被採取強制措施。林尊耀在同一天趕到上海,在58歲的年頭第一次坐上了飛機。就在4月初,林森浩還告訴父親,自己清明節不能回家,但是第二年(2014年)清明節就可以回家掃墓,“你身體好就一起走一走,運動運動。”
  11月,案件一審開庭,黃國強第五次趕赴上海,同行的還有黃洋的母親楊國華。就在他到達上海前,林尊耀懷揣著2000元現金,獨自一人趕到上海參加庭審。
  今年2月案件一審宣判時,林尊耀找到黃家人,想道歉,想補償—林尊耀說,他胡亂當中聘請的律師誤導了他,“他們說:沒有一兩百萬,兩手空空,你去做什麼?你去見人家管什麼用?始終就是一句話,沒必要去,別給他們添亂。”而這遲來的道歉,沒有得到黃家人絲毫的諒解。  一年過去,黃國強表現得仍舊冷靜,楊國華至今也沒有走出兒子去世後的悲痛。與黃家人不同,林尊耀至今仍瞞著病重的妻子,獨自承受著兒子帶來的一切痛苦和折磨。
 
(編輯:SN091)
創作者介紹

victory

up75upedx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